郑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流年铁证如山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4 来源:郑州信息港

导读

在危急的时刻,如山铁证震撼人心……     1. 背后的枪口   金风扬是工业大学有名的帅哥,女生视线的焦点,毕业后的夏天,他踌躇满志地前

在危急的时刻,如山铁证震撼人心……     1. 背后的枪口   金风扬是工业大学有名的帅哥,女生视线的焦点,毕业后的夏天,他踌躇满志地前往特区投奔哥哥。哥哥叫金风飞,自幼与他相依为命,长得也很标致,在一家玩具厂搞管理。   见面后,他发现哥哥消瘦了许多。对他的突然到来,哥哥很生气,说这里不适合他,要他马上走。金风扬固执地说:“不,这里开放、发达,我一定能干出点名堂!”哥哥气得直跺脚:“咳!那你今后……就别往我这里跑,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金风扬大惑不解,无奈只好自己找工作。   他万万没想到,这竟然是他和哥哥见的一面,几天后,他突然得到了惊天的噩耗——哥哥死了!    哥哥死在自己的房间里,法医说,是自己注射过量的毒品导致了死亡。金风扬震惊了!哥赶我走,是怕我发现他吸毒呀!清理哥哥遗物时,他发现,哥哥已经吸得一无所有,连妈妈临终留下的那块特制的玉佩,也不见了。那玉佩哥俩各有一块,他抚着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块玉佩,欲哭无泪:料理哥哥后事的钱,到哪里弄呢?   正在为难时,玩具厂的厂长陈金宝及时赶来了,递给金风扬一个大信封:“这点钱,算我的一点心意。工作的事,要我帮忙吗?”金风扬很伤心,决绝地说:“谢谢您的关心,但这里我不想呆了!处理完哥哥的后事,我就走。”陈厂长摇摇头,很惋惜。   料理完哥哥后事的那天晚上,走在霓虹闪烁的夜色中,金风扬格外孤独忧伤,不由自主地走进一家酒吧。在萨克斯忧伤的乐声中,他很快就喝醉了,把高脚杯举在低垂的脑袋上,叫着:“酒、酒……来、来杯……酒!”   “金风扬,你喝多了,不要再喝了!”一个甜美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了,同时,他手中的酒杯被轻轻拿掉了。   这个陌生的地方,怎会有人叫自己的名字?金风扬睁开朦胧醉眼,眼前是个白衣姑娘,他疑惑地问:“小、小姐,我不、不认识你,你是谁、谁呀?”   眼前的姑娘很漂亮,像午夜悠悠开放的一朵睡莲,她嫣然一笑:“我不是小姐,我是你工大的同学啊!我叫林影,我们不是一个系的,你不认识我很正常,可你有名气,我认识你呀!我来这里没等到我表姐,却见到你,真是高兴!别喝了,我们出去聊聊,好吗?”   金风扬点点头。走出酒吧,沿着僻静的林阴道没走多远,金风扬酒劲上来,有些跌跌撞撞,林影伸手扶住他,说:“金风扬,看样子,你不能走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你住哪?”   正说着,一辆小车滑到他们身边,悄然停下。车内,两个戴头套的人冲出来,握着白亮亮的刀子,架住他们塞进车。车飞快地开走了。没等林影和金风扬反应过来,两人的手已被捆了个结实,嘴被堵住,眼睛被蒙上,手机也被搜走了。   不好!自己和林影被绑架了!金风扬大吃一惊,酒醒了大半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车停下了。金风扬和林影感觉被架着上了楼,进了一间屋,接着听到身后的关门声。黑暗中,他俩的脚也被牢牢捆住了,动弹不得。  “妈的,给老子放乖点!”一个声音嗡嗡响起来,“嘿嘿!就你们两个菜鸟,也敢敲诈我们老板?活得不耐烦了怎么着?老子这就送你上西天!对了,老八,我来瞧瞧这小妞靓不靓,送她上西天之前,咱兄弟俩尝尝味道,可别浪费了资源!”   敲诈人?天哪!金风扬和林影明白自己当替死鬼了,剧烈地挣扎起来。果然,打火机啪地一响后,那个嗡嗡的声音又叫起来:“这小妞好靓!不对……老八,坏了!抓错人了!这……怎么办?我们是不是把他们做掉?”另一个尖嗓门,大概就是“老八”,说道:“做掉是肯定的,但别急,我得先去请示老大,再动手!你在这里看着,我马上回来。”尖嗓门“咚咚咚”地走了。   金风扬浑身冰冷,死神的脚步似乎正在逼近。不一会,他从动静中听出来,留下的那个歹徒喘着粗气,拔掉林影嘴里的毛巾,强行要吻她,还伸手去撕扯她的裙子。无耻的歹徒!金风扬怒不可遏,却又无可奈何。林影挣扎了一会,哀求道:“大哥……别急,这样做……你我都不舒服的,给我的腿松绑吧,我们再做……好吗?”   “这就对了!好好配合,咱们都快活!”歹徒乐了,“我这就给你解开!不过,小美人,我劝你识相点,别耍什么花招!,要不,可没你好果子吃!”放开林影的腿,歹徒好像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。突然,金风扬听到了歹徒“嗷”地大叫一声,就没了动静。林影惊慌地说:“风扬,我用膝盖顶了他的……下面,他晕过去了!我们有救了!”金风扬说:“你快跑!要不就来不及了!”“不,我们一起走!再说,我的眼睛还蒙着,怎么跑啊?”   是呀,怎么办?金风扬急得想挣脱手上绳子,突然发现手还能动,惊喜地说:“快蹲下,摸出那家伙的打火机,打着后反过手,也许能烧断绳子!”一阵悉悉摸索后,打火机“啪”地一响,林影兴奋地说:“烧……断了!”她又奔过来,烧断捆绑金风扬的绳子。   两人逃出门一看,原来他们被关在一个废弃的工地里。外面月色朦胧,不远处,是一块茂密的果园,黑糊糊的望不到边。冲进果园深处,回头见没人追来,他们蹲在地上,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。   “别动!小心我的枪走火!”突然,身后一声低喝,硬邦邦的枪口顶在金风扬的后腰上。偏头一看,身后站着一个蒙面的大个子,金风扬以为歹徒又追来了,绝望地说:“你们绑错了人,为啥还要……杀我们?林影,你快跑!”林影咬着牙说:“不,我不跑!”大个子冷冷地说:“嘿嘿,还算明智!能比我的子弹跑得快?我一般不杀人,只对钞票感兴趣!快,把你们的钞票都掏出来!”   倒霉,又撞上了抢劫犯!林影的小坤包早丢了,金风扬掏得兜底朝天,只有几百块钱。 “妈的,穷鬼!怪不得跑这来风流!”大个子咕哝道,“哦!你俩这身衣服,看样子还值俩小钱,给我脱!” 大个子气势汹汹,看样子不脱别想脱身!那帮歹徒要是追来,就更糟了。脱吧!金风扬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,脖子上的玉佩,也被大个子夺走了。奇怪的是,同时,大个子将一张折叠的小纸条,悄悄地塞进了他的手心,还重重地捏了捏他的手,掳起衣服消失在黑暗中。   金风扬狐疑地捏紧纸条,没吭声,抬头一看,林影只剩下“三点式”的迷人胴体,在月光下犹如玉雕。他穿个裤衩倒没啥,可林影抱着胳膊蹲在地上,说:“你快去想办法给我表姐王燕打个电话,让她送衣服来!燕姐有车,很快就能来的!千万别报警啊,黑社会咱惹不起!”她说了个手机号,金风扬飞奔而去。     2.神秘的富姐  金风扬赶到不远处的公路,就着橘黄的路灯光,迫不及待地展开手心里的纸条,上面潦草地写着:你想知道你哥哥真正的死因吗?请配合我,今晚的“绑架”,很可能是个精心设计的圈套!你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,一切顺其自然,发现可疑情况,随时拨打我的手机,请相信我!   哥哥的死,难道另有隐情?金风扬默默记住了纸条上的电话号码后,撕毁了纸条,心如夜色一样迷茫。就在这时,一辆红色出租车停在他的身边,一位中年司机打开车门,朝他招手道:“上车,上车吧!”他尴尬地说:“师傅……我没钱。”“出门不容易,我也是顺道,没钱没关系。快上来吧!”他心里一暖,钻进了车。车开了一程,金风扬发现路边有个店铺灯还亮着,挂着“公用电话”的牌子。他正要说下车,不料司机已将车停下,意味深长地说:“要打电话吧?给你一块钱,免得多磨嘴皮!对了,你朋友要我告诉你,我们帮你的事,对谁也不能说,否则你有生命危险,切记!”   望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,金风扬的后背一阵冰凉,感觉自己好像被罩进了一张无形的大网。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!走进店铺,他镇定地拨通了燕姐的手机。燕姐听完情况,惊讶地说:“怎么会……搞成这样?你现在在哪?”金风扬说了位置,燕姐说:“你在电话旁等着,我马上过来,找不到你,我再打这个电话!”   金风扬守在电话旁,寸步不敢离开。大约二十分钟后,电话响了,他抓起电话,果然是燕姐温柔、关切的声音:“你是风扬吧?门外有个手提袋,里面放着衣服、钥匙、一点钱,我今晚忙,不来了,林影认得我家,你们马上到我家去住。那伙人说不定到处找你们!”出门一看,果然,门外地上有个手提袋,为什么燕姐来了却不见面,搞得如此神神秘秘呢?   金风扬招了辆出租车,匆匆去接林影。林影可能是吓坏了,坐进车后,不由自主地抱住了金风扬。金风扬周身触电一般,脸也火辣辣的,很不自在,但他也不忍心推开林影。   进了燕姐的豪华别墅,林影熟练地打开灯,刹那间,满室金碧辉煌;她又按了另一个形状,室内淡淡的玫瑰色,热烈而温馨;再一按,成了蓝色的海洋,迷幻而浪漫。灯光下,林影好似一条诱人的美人鱼,金风扬怦然心跳。这时,林影似乎已从惊吓中回过神来,甩了甩长发,笑着问他:“这灯光你喜欢吗?”“挺好的!”   林影高兴地说:“哦?真的?我燕姐也特喜欢,她对灯光很讲究,光安装这些灯饰,就花了几十万哩!”金风扬感叹道:“你燕姐真阔啊!她是做什么的?”“燕姐不喜欢人家打听她的事,她很有钱,但她并不幸福,离婚后,她不愿结婚,四十了还孤身一人,心里很苦……”林影黯然地说道。   真是个谜一样的女人!金风扬真想此刻就见到她。可是,大个子纸条中说的“圈套”,会不会与她有关系呢?这个大个子,到底是什么人?金风扬正发愣,林影在一旁体贴地说道:“今晚累得够呛,你赶快去冲凉,早点休息吧!”   金风扬的确累了,冲凉后打开空调,躺上床很快酣然入梦。迷糊中,他忽然感觉有个湿软的身体缠着他,按亮灯一看,是穿着暴露、身材迷人的林影!他吓得坐了起来:“林影,你怎么……”   林影柔软的小手捂住金风扬嘴唇,娇喘道:“我怕,一闭眼,老是做噩梦,一个人……不敢睡……”金风扬想挣脱她的搂抱:“可是,这样不好……要不,我到地板上睡吧!”   林影嘤嘤哭泣起来:“不!风扬!你是个好人,我……喜欢你!难道我就那么让你……讨厌吗?”金风扬有些慌乱:“不,不是!林影,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不能对你不负责任!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的嘴已经被林影的嘴堵上了……   金风扬努力克制住内心的骚动,许久,林影安静下来,紧紧地依偎着金风扬宽阔的胸怀,忧郁地说:“风扬,真是缘分啊,今晚,我要是没去酒吧,就碰不上你,你也不会有机会见到燕姐。你的人品不错,燕姐乐意帮你这样的人,你的好运来了!你一定会发达的!谢谢你,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夜晚!今后,你还愿意……见我吗?”林影哽咽起来。金风扬安慰道:“别多想了,一切随缘吧!”   窗外,一阵电闪雷鸣,暴雨哗哗而下。金风扬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:那个神秘的燕姐,究竟会给我带来什么好运?     3. 尴尬的爱情   天将亮时,金风扬疲倦地睡着了。半上午,强烈的阳光透过米色窗帘洒在床上,金风扬睁开惺忪睡眼,一下子惊呆了。   一个美艳的贵妇,坐在床沿上,浑身珠光宝气,看上去三十左右,粉面如花,脉脉含情的丹凤眼,正痴迷地看着他。金风扬慌乱地抓起被单,掩盖自己的身体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贵妇坦然一笑:“我就是你燕姐啊!昨晚你受惊了!我早就来了,林影求我帮你,别急,姐已经在给你想办法了。哦,对了,林影在北京找了份工作,已经去那边了,她看你睡得香,走时就没叫醒你。我给你买了套衣服,你试试。”   林影的不辞而别,让金风扬怅然若失。他穿好衣服,燕姐爱怜地打量他一番,高兴地叫起来:“哟,怪合身的!奇了,你身材跟我想象的一点不差,咱姐弟真有缘!早餐我带来了,别饿坏了胃,你趁热吃了,我再跟你说正事。”   燕姐的温情,让金风扬凄楚的心涌起一般暖流。燕姐怔怔地看他吃早餐,说:“风扬,姐看得出来,你是个能干大事的男人,这里也很适合你发展,现在有个很好的机会,姐想帮你一把,你很快就能发达,干不干?”“我行吗?”“行!你行!我有个朋友的玩具厂要出租,姐想让你租下来,你一定能做得很好!”   “可是,租厂要钱,流动资金我也没有,我刚做,销路也是个问题……”金风扬顾虑重重。燕姐嗔怪道:“瞧,还把燕姐当外人不是?这些问题不替你解决,姐还帮你什么!走吧,我们去见那位朋友,先谈谈再说嘛!”   车在市里转了很久,终于在一家古朴的茶楼前停下。进了一间包厢,金风扬一看等他们的人,惊讶地叫道:“陈厂长!是您?”真巧啊,燕姐的朋友,就是帮助他料理后事的陈金宝!燕姐问他怎么会认识陈厂长,他简单地讲了哥哥的事,燕姐听了,难过得眼睛都湿润了。   坐下后,燕姐快人快语:“陈厂长,事想好了吗?”“想是想好了,有些问题怕不好谈啊……”陈厂长欲言又止。燕姐不高兴了:“有什么不好谈的?说吧!”“那我就直说了!”陈厂长放下茶杯,“厂租和流动资金,燕姐你给他解决没问题,但我打算今后只经销原料和产品,所以,风扬的产品必须全部由我包销!不过,价格随行就市,决不让他吃丁点亏!让他吃了亏,你燕姐还能饶我?还有,这厂子是老爷子的心血,厂名不能换,对外还得说是我的,风扬只不过是我请的经营厂长,不然老爷子那儿,我没法交代。此外厂里有两个大仓库,风扬有一个就足够了,另一个我要放货。如果风扬能答应这几条,我们就把合同签了。” 共 1288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男性不育与睾丸病症的诊断鉴别
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哪好
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好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