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【天涯小说】杠爷(十三)

2019/09/14 来源:郑州信息港

导读

施主到底得罪了什么人,竟惹得江湖中人的这般追杀?我也不知道,俺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准备今年进京赶考!哦,那有可能是你说话时不经

施主到底得罪了什么人,竟惹得江湖中人的这般追杀?
我也不知道,俺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准备今年进京赶考!
哦,那有可能是你说话时不经意得罪了哪位官爷?现在的世道就是这样,贪官污吏横行,民不聊生!
大师讲的很有道理。对了,还没感谢大师您的救命之恩,请受书生一拜!
哪里,施主请起!
施主接下来有何打算?
暂时还没有,不过眼下赶考是行不通了,我准备回家去看看。
现在回去肯定不行,刚才那些人虽然走了,可是你保不准下次还有那么好的运气!
对呀,我咋那么笨!如果那些人一路跟踪,俺岂不是就把自己的家人送上了断头台!想到此,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!
看来施主是明白人!
哪里,这都是受了大师您的点拨!
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,我现在有个不情之请?
大师快说。
既然家你是不能回了,要不这样附近有一座寺庙,我和哪里的方丈是莫逆之交,今夜我就护送你上山去!
大师还是不用为难您!
你忘了出家人当以普渡众生吗?
没忘,只是您看我家里还有未过门的妻子,如果我出家当和尚了,我岂不是愧对家人!
哎,你咋不早说,那为今之计你只有带发修行了。
真的可以吗?
放心以我和方丈的交情保准没事!
可我还是有些担心呀?
有啥可担心的!
我这一去算是避难,可如果那些人知道我的行踪那寺庙的人不是就有灭顶之灾吗?
佛门之地我谅他们也不敢乱来。
可您刚才不是说贪官污吏横行,民不聊生吗?
既然施主也是阔达之人,如此只有一条路可走!
啥路?
若是施主不嫌,大师我愿收你为徒!
此法甚好!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!
徒儿快快请起!
师傅接下来有何打算?
出家人本是云游四海,既然我收了你做徒弟,就应当传授一些武艺于你!现在京城是不能待了,我记得城外五里地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洞,那里相对来说比较安全,咱们就先去落个脚吧!
既是师傅之意,我听从就是。
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!
可黑灯瞎火的路不好走呀!
放心,跟我走就是了。
一路上俺想了很多,自己为什么会被几个黑衣人追杀,为什么关键时刻那位大师救了我,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?带着这些疑问,我本想将此行的秘密和盘托出,但回头还是忍住了。有道是夜黑风高,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我和师傅都没遇见什么阻碍就到了那里。开始的一段时光我们都相安无事,师傅除了教我一些基本功外还找人往我家里人捎信。可是好景不长,直到一天正午一封突来的回信打破了深山的沉寂。那天,我和师傅在洞外练功,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大师这是山外来的信!
有劳了,施主坐下来喝点水酒再走吧!
不了,我还有其他的事儿先走一步。
如此匆忙所谓何事?
这事儿不好说,还请大师不要强人所难!
不对,你的声音有些颤抖,显然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?此时来人已经走出三步开外,他突然加重了语气说:“老和尚,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!”师傅正要上前去询问,哪知握着信的左手传来一股灼热的痛。
啊,我的手,徒儿不要靠近我,你,你,究竟是何人?此时师傅已经有中毒的征兆,他便连忙将信丢掉,接着又把左臂的各个穴道封了起来。
老和尚动作还挺快的,不过今天你们是死定了!来人说着,傲慢地扯下刚才的伪装,只听他学了一声狼叫,接着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波一波凶神恶煞的人。
给我把这个老和尚宰了,至于那个书生我要活的。
是,吴将军!
徒儿快向师傅这边靠过来。
是,师傅!
还没半柱香的时间,我和师傅就被众人围得个铁桶一般。师傅为了救我,可谓是使了浑身解数,一来二去的倒没分出个输赢。但是师傅担心的事发生了,因为此时毒性已经开始发作,渐渐地他有些力不从心。眼见着我们都将沦为那些恶人的囊中之物,却不料从他们背后杀来几个蒙面之人。也就是这几人,使得原本如铁墙般的阵型一下大乱起来。师傅见有救星赶到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,就开始大干起来,接着便是那些人的哀嚎声。眼见众人将要突破这的防线,哪料那个所谓的吴将军也不是吃素的,只见他怒吼一声就向那几个英雄扑来。没几个回合,八个已经躺下了两个。师傅见状便大声说:“几位好汉不要恋战,劳烦你们护送我的徒儿突出重围,我来拖住他们!说完,师傅就朝吴将军靠了过去。好汉见有人帮忙解围,就你前我后的往外突,总算是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几位好汉,我的徒儿就拜托你们了。蒙面人里带头的那位说:“大师放心我们一定会不负您的众望!”这时吴将军见众人已经突围有些慌了,他连忙下令众人急追。
师傅哪肯这样地事情发生,便纵身一跃跑了众人面前一阵厮杀。好汉见脱身的机会已到,便吩咐手下疾行。此时吴将军有些着急,但任凭这样阻挡都无济于事。我在几位好汉的庇护下,总算脱险了。回想起师傅,我便黯然泪下。后来我只是无意中听见有人说:“那天有人去帮师傅收尸,恶人们一个都没活。师傅死的时候是和那个吴将军同归于尽的!”从那时候,每到师傅的祭日我都要向他死的方位烧些纸钱,顺便也捎些水酒过去。我心里曾这样不止一次地说:“师傅你在那边如果感到孤独的话就托个梦给我...”话还没说完,此时杠爷已经神情显得有些激动。陈所长见状便安慰起他来。
杠爷您还是不讲为好?
没事儿,人生在世能遇见几个知己!
好吧,您既然要讲我就只好洗耳恭听!
待杠爷神情稍微稳定一下,他又开始向陈所长娓娓道来。
师傅的死我也有愧,但是人死不能复生。后来我们经过一番乔装打扮后,就混进了城里。
几位好汉多谢救命之恩!
小兄弟不用那么客气。
对了,俺和师傅于你们非亲非故的为啥出手相救?
小兄弟你咋忘了,我们曾经见过面。
没有呀,前段时间你不是在桥头打听张员外吗?
当时我一听这个熟悉的名字,顿时感觉自己苦心寻找的人有了着落。可眼下一想,也不能凭几句话就断定他们就是我要找的人,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,师傅在传俺功夫的时候也是这样教导我的。
没有呀,我一直跟着师傅在学武呢?
不会吧,莫非是我看错了。
既是如此,小兄弟你还记得悦来客栈的事儿吗?
你们也知道这事情!
当时我们也尾随了进去,却不料里里外外都被官兵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原本和你一样以为自己难逃一劫,可是后院的两颗大树确实帮了咱们一把,我们都成了那次事件的幸存者。其实那次当我们看见你时心里也有些纳闷,但回想起之前发生的林林总总又没有什么线索能与你联系在一起,于是我们便只好暗地观察。在经过半载的摸索,终确定你就是我们苦苦寻找之人。
可是就凭你们刚才说的这些话,也不能足以证明咱们有什么联系呀!
小兄弟那你去桥头打听张员外地怎么回事?
俺是听说张员外是个大善人,正好那些天我的银子被盗,所以就想出了此计!
看来小兄弟还是不肯相信我们!
这样吧,你跟咱们去见个人?
见谁?
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
开始我显得有些害怕,但按照当时的处境来看俺已经别无选择。反正逃是逃不了的,因为我原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值得庆幸的是那书已被俺藏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,即使他们是坏人的话在没有得到它之前我起码还是安全的。于是我抱着这样地想法硬着头皮跟他们去了,在经过几处零星的房屋后,我们来到了一处秘密的庄院。
咚咚咚...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那里的沉寂。
谁呀?
是我,鲁叔!
哦,是大少爷!此时门已开。
鲁叔我爹呢?
他在厢房等你们!
哪间?
就是你小时候经常去的那间。此时人已全部进来,鲁叔在关门时四处看了看有没有人跟随,见没什么异常便掩门而入。
鲁叔,你去吩咐厨房做些饭菜吧,我们折腾了许久也都饿了!
好的!
两人说完,那个被鲁叔称为大少爷的人便领我们到了东厢。屋里的人见有脚步声,就说了句:“是义儿吗?”
爹是我!
哎呀,总算把你们盼来了,让爹我好身看看!
爹,我这不是挺好的。
孩子,爹又让你们受苦了!
没事儿,爹!
对了,我让你们带来的人呢?
就是他!
小兄弟你可让老夫找得好苦呀!
老人家你怎么敢肯定我就是您要找的人?
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义儿去把那半本书给我取来。
是,爹!没过一碗饭的时间,此人手里端着个不大不小的礼盒进来。
爹,书已取来!
好,现在就把它打开!
嗯!当那位仁兄把盒子完全开启时,里面俨然放着一本书。
咦,我好象在哪里见过。
小兄弟你不止见过而且还和我一样拥有它,所不同是它有前半部和后半部之分。


共 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杠爷的回忆真是充满血腥和厮杀,没想到好心的杠爷受到了高僧的搭救,没想到在生死关头,高僧把活的机会留给了杠爷,真是大难不死啊。也没想到,是蒙面人救了杠爷,他的命可真大啊。要知后事,请听下回分解。感谢投稿。----玉树临风
1 楼 文友: 2012-02-07 18:4 :40 感谢临风老师的拜读,问好! 爱好文学,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,独树一帜,书写靓丽人生!宝宝口臭
幼儿小便黄
哪种拉拉裤性价比高
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