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菊韵夕阳红征文黄昏颂系列故事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郑州信息港

导读

【春晚】  “要上春晚了——”这消息像穿山甲,硬是拱破厚土传到几乎所有潜伏着的巢穴中。两千多户的小区大门外一下多了许多人,在等那个一年四季穿

【春晚】  “要上春晚了——”这消息像穿山甲,硬是拱破厚土传到几乎所有潜伏着的巢穴中。两千多户的小区大门外一下多了许多人,在等那个一年四季穿旗袍的女人。庚寅年刚过七十岁的郝太。  郝太是谦和的,有人没人她的眼睛里都带着笑意;见着人家的儿童,她轻唤着“宝贝!”见着人家的狗狗,她叫它“乖乖!”郝太又是高傲的,她步态稳重谈吐简洁,从不掺和到秧歌阵里,更不搭理门房王老头近乎吃人的眼神和热情。郝太说:“我们是有规矩的人家!”郝太所说的人家到现在其实就是一套三居室的空房,小区的居民从来没见过她的家人。  但该有的都曾有过。丈夫是这个区文化馆的文化干事,她就是她丈夫发现并且一直扶持的“苗子”,和“骨干”。她的歌唱得好,尤其那首“戴花啊要戴,大红花啊——,骑马要骑,千里马啊,听话要听,党的话!”  丈夫死了。留下一根独苗儿,在俄国搞外贸。留下的十几盆红花儿还养着,并且养得极好。一旦遇到喜庆的事儿她就把花摆在晒台上,她隐在花的后面向楼下张望,好像在等什么人,一天过去了,第二天接着等……  前不久郝太等来一个电话,一个年轻而快乐的声音呼唤着她:“老前辈——,我要上春晚了!我让人把彩排的碟片给你送过去,请您看看,提提意见,当然上春晚时屏幕上一定要打上您的名字。”  这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,头等头条的好消息,名字上不上屏幕没关系,感谢大家还记着自己。她给十几位朋友打去电话,结果不是电话成了空号,就是来不了啦。“但是,这是一个政治任务,你坐出租来好了,我给你报销;”“你爬也得爬来!你这个大坏蛋——你的意见很重要哦!”她这么给她的朋友说话。  来了七位。她备了一个班战士三天也吃不完的食品。电视里放着那姑娘的舞蹈,姑娘穿的太少了!郝太说把服装换成旗袍吧?东方女性嘛!“坏蛋”说不对,你不与时俱进,我还嫌她穿得多呢!  整整讨论了一天,服装该穿什么也没定下来。第三天,姑娘的电话又打来了,说:“不麻烦了,社区把我淘汰了……”  客人走了。郝太阳台上的花盆收进了房内。她走出家门时仍是那般装扮,只是口中不停地唱着那支歌:“戴花要戴大红花”。    【钓者】  人家的老人起早出门背剑套,背风筝,刘叔背鱼杆。那装备:鱼杆渔网太阳伞马扎桶还有刘嬏给准备上的一顿午餐,全齐了少说也有三十斤重。他背着,拉拉长舌遮阳的北京牌布帽,一踮一踮儿的到离家十公里外的水库去。  这水库是人为建造的。本来一条路南北通着,路的一侧是条河,另一侧是洼地,村里人在路下掏了一个洞把水引过来,形成一个“湖”,又在湖边建了“农家乐”“垂钓池”。  垂钓是要收费的。刘叔在池外的流水渠里钓,不交钱。  刘叔钓的全是小鱼。有时鱼不上钩就用网来捞。捞回的鱼怎么办呢?老俩口掐小鱼熬鱼汤,煞费工夫;老伴便向他宣布罢工了!说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!我既不支持你也不阻拦你,只要你觉着好玩,别找麻烦就好!  刘叔说行。咱们一国两制。刘叔的话从此愈加少了,而鱼却越钓越多。直到后来他闻着鱼汤就想呕。但他还去钓,不钓干什么呢?  刘叔把钓来的鱼送给养猫的人家,他的赐舍大受欢迎,刘叔赚了不少感激的笑容和好话;可是后来养猫的人家商量好了似的婉拒了他,啥也不为,只为冰箱太小,头天送的鱼还没吃完呐!  他把鱼扔在花丛中,过道旁;一切流浪猫能够经过的地方。过了一个秋天又一个秋天来临的时候,社区干部来找他,郑重地向他宣告:“本来小区的野猫只有八只,在您的资助下现在已经发展到八十只了,成灾了!您再不敢投放你的鱼了,今年暑假期间小区儿童发病率明显增高,业主反映这和你投放的死鱼污染有关……”  刘叔的慈善事业到此终结。但他依旧去钓。可是,只见他出去却不见他钓回来的鱼!他卖给小贩了吗?想想不会,刘叔是老军工,属于三八式的老革命,他一月三千多元退休金,不缺钱。  出于好奇,我跟他去了一回。我在树上挂踏笼他在树下投饵料。刘叔起杆了,是只小鱼儿,他随手扔进隔路的河水里;又起杆了,是只半斤重的鲤鱼,手又一扬,又扔进了河里去。  一个上午和半个下午他都在重复着一个动作:钓起,放掉!我怀疑刘叔神经是不是有了问题。他看出我的眼神了,对我说:“鱼儿上钩,是为贪嘴;本来应该处死;现在我的政策放宽了,只给教训,不吃它!”  我把刘叔的故事告诉了孔亦菲,孔亦菲是从事心理学研究的女专家。她说,一般人的行为规则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;可是如果结果已经得到保障,或者不需要得到什么结果,而过程又感觉挺好,那他就只要过程而不要结果了,你说的这位刘叔,可能就属于这种人吧!    【中锋】  有部电影《中锋在黎明前死去》,是说西方一位资本家爱收藏,从名人艺术品到搞艺术的名人他都“藏”。其中有跳芭蕾舞的明星,有击剑运动员,包括踢足球的中锋也被买了来,一天到晚手不离球,脚不离球。中锋离开球队,连个传球的对象也没有,郁郁而终的故事。  我居住的小区里也有这么一位足球爱好者,或者说四十年前他曾是工厂代表队的球员,企业系统比赛时他上过场!遥想当年,他二十岁,正是逐日跨海的年龄,裁判的哨音一响,跃跃欲试的伙伴们纷纷拿出看家本事专意表现给拍巴掌的女人看。当然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四十年了,但他仍然记着。  西方的中锋已经在黎明前死去了。我们的“中锋”还在每日的黎明中出现。一个人,盘着一只足球挡在过道处,周身的衣裤全部来自体育专卖店。他把球定住,像罚任意球,退回来,向前冲,起脚!球飞起打在一面墙上,弹回来,再停住,再踢;从他身前身后通过的人很多,大家急火火的手里捧着早餐边走边吃,到了他跟前往往要犹豫一下,这就像人家照相,那边姿势表情都有了,这边举着相机你不好从中穿过一样。他一脚踩住球,一边请大家通过,“请”的时候动作很大,像法国的剑客甩帽子,由里往外打开,手心向上“请——”。  见我遛狗,拦住我,问道:“你把生命交给它!?你怎么想的?你还伺候它吗?”我不知怎样接他的话才好。他摇摇头、深表遗憾,手背往前一推,说:“你走吧!”  这应该是今年春天的故事了。七月太热,早晨没见他,晚上也没见。直到寒露节令他才出现。这回他玩的不是足球。足球小区里不让踢。他已经赔了四家玻璃窗了。这回他玩起网球了。具体说是将一只网球固定在一根牛皮筋上,另一端系在一块石头上。而后他把球打出去,待球弹回来再打出去,同时做出各种接球,推球,扣杀等动作。  这种游戏有光线还能玩,天一黑就看不见了。于是他收起球练步伐,当然手里仍要握球拍;一进一退,跃起扣杀;他练得很用功,他使我想到了大侠佐罗。  我递给他一支香烟。他接了,我俩吸着烟彼此说闲话儿。他自报家门,告诉我:“我一个人。孩子不着家忙他自己的事,老伴前年走了!走前我对她说:‘你敢走在我前头,我不哭你!你害我,不信你试试!’果然,她撇下我走了……”他满目凄楚神情黯然,我赶紧把话题往开里引。  上星期天我也买了一只球拍,准备过两天陪他一起玩儿。昨天邻居告诉我,他走了,他走前托邻居转给我一件东西,就是他曾使用过的那支网球拍。    【嗯哪】  一九九九年岁尾。我从子午镇搭乘远郊车回西安,车刚走两站地,路边上来三个年轻人。这三人,工不工、农不农,无法判断属于哪一类哪一行,二十几岁,基本印象是一身死肉四不像。只有内中的一个印象深,这厮蒜头鼻,三角眼,两点子眉;两颗板牙把上唇挑着,嘴角狠狠地向下斜着,面皮发青;另两个一个细高条,立在门口,和三位钓鱼的老工人挨着,一个中等个直奔司机。奔死机的那汉子一伸手从裤腰上拔出菜刀,压在司机脖子上,吼一声:“开慢些!不听话杀了你!”  一车人轰的一声离了位子,探着腰要看究竟。青皮不紧不慢的开了腔:“乡党,掏钱吧!快!谁不掏砍谁!”说着也把刀举过头顶。  这时我才看清这三人分别一个是“青脸”,一个是“红脸”,就是逼司机的那位;一个是“白脸”,此时已经从车头到车尾开始收钱。有这么一说:白脸是气勇之人,红脸是血勇之人,青面皮狠是骨勇之人。据说骨勇之人是打死不叫爷的,比如水浒传中的石秀,杨志,还有那个阮小二。一时间,车里像是装了火药,现在雷管就在眼前,只要一个火星子落在雷管上,后果真是能够想来:血肉横飞,哭爹喊娘,惨不忍睹。前面有人交钱。女人在哭求给留下点,说这钱是给娃抓药的钱,钱是借来的……  我坐在一排。一动未动。我想我今天的末日到了,党考验我的时候到了,检验我是丈夫还是太监的时刻到了,的时候到了……  摆在我面前的路有三条:一,当烈士。上级领导追认我为共产党员,号召西安人民向我学习。代价是我老婆当寡妇,父母老年丧子;二,把钱交出去,五万,是捎回来的煤款;代价是失去了钱,人平安;三,主动把钱交给他们,一面感化,一边施恩,用革命的两手对付他们,买得一车人的平安;代价是自己丢了五万元,下车时顶多有人朝我说声好人呀,谢谢了!  脑子只转了一圈,只有条才是我。别无选择。你想一个人赤手空拳对付三把菜刀,能有好吗?死就死吧!反正不能当孬种!这么一想反倒静下来了,我等着白脸过来,我拿他的颈椎说话,让他做我的人质,先让那两个给我滚下去,然后就好办了!  这时,三位老工人说话了。一位说:“哎呀!这是抢劫呀!”第二个说:“抢劫挨枪子!”第三个大喊大叫:“嘎地一枪,那贼的脑瓜子啊,白的红的崩了一地!我见过!那犯人的妈当时闭气了!”“还有一个,临了拉了一裤子,吓的!”“你交不交?”一个老哥问老弟,老弟说:“我有钱也不给他,熊样,来杀吧!这一路上前后都是车,能跑得了你们!?”  这老哥儿仨就这么一惊一乍一问一答,顿时长了众人的胆。这时果然有人喊:“都甭怕,和狗日的拼了!”  青皮一面下车一面发话:“撤!”两外两个这才跟着走了。  一场虚惊。车停下来。那个“老弟”问抓药女人:“他抢你多少?”“二百元。”“老弟”掏出二百元给那女人,女人不要。“老弟”说:“不是给孩子抓药吗?拿去!”硬塞给她了。我问师傅是东北人吧?三个忙答:嗯哪!    【沙拉】  一辈子生了三个儿,一个女;老了,却没一个在身边。婶子的期盼是年节。好在中国的节多,五月端午节,会有人送来粽子,老两口能吃几个?盼的是能和儿女一块吃顿她做的饭,八月十五中秋节,来的人多,捧着月饼,叫妈喊娘呼奶奶婶高兴啊!忙了几天的菜肴一顿饭就风卷云散搞光了,人气旺呀!接着吃月饼,“吃!你们不吃留在这儿,坏了可惜!”婶说。  好。大嘴小嘴十几张嘴咯吱吧嗒不大功夫就帮婶把问题解决了。能吃好。吃得越多越红火。婶真高兴啊!  春节到了!该团圆了。“三十晚上都过来,在这儿熬夜,都不许回去,今年妈要给你们做顿好吃的,还有一个惊喜留给你们!”婶对她的儿女们交代。  婶说的“惊喜”是婶学来的一道水果拼盘“沙拉”。  三十那天,从中午婶就开始准备了。有苹果、菠萝、白兰瓜、香蕉、樱桃,七凑八凑还有好多蔬菜及好多调味品。  切好拼好,刀工自不必说;该调味了。婶想着三儿媳妇是杭州人,当小学老师,校内校外一年可是赚了不少钱,她爱吃甜,婶放了蜂蜜,嫌不甜又撒了白砂糖;二儿媳妇是医生,主刀医生,山西人,自然要加醋,加山西老陈醋;大儿媳妇唱鼓书,是干文艺的,保嗓子要紧。该放什么呢?按籍贯她是湖南人,可她生在北京下乡在陕北嫁到西京咱的家……  思来想去,还是少少放点辣子油吧!再思再想又觉不合适,结果在辣子油上又浇了一点芥末水……自家女儿可以不考虑,妈的心思她知道妈的苦衷她知道啊!但是,女婿不能不考虑。女婿是福建人,是局长,局长爱喝茶,茶叶老头已经准备好了;关于他的口味,说实在的婶真的不知道。婶记得女婿曾经说过吃东西他从不戒口,那是迁就她!  沙拉端上来了。大家真的感到了惊喜:“哇塞!妈妈你好辛苦哦——”儿女们说。“谢谢奶奶!”孙儿们说。开吃。嗯嗯,不错!不错就坚持着吃!大家稀里哈啦,只管吃但不说好。婶问小孙女:“乖儿,好吃吗?”孙女五岁,看着妈妈,不表态;妈妈说告诉奶奶太好吃了!高级饭店吃不到哦——  小姑娘不同意,说:“奶奶,你的沙拉甜甜的,苦苦的,酸酸的,涩涩的什么味呀?难吃死了!”婶愣住了。一阵尴尬。这时婶的女儿捧起盘子,欢乐的对小侄女说:“这汤呀,姑姑喝啦,喝了它不管刮风下雨走到哪里都不怕!”言罢一饮而尽。婶的脸上挂着一滴泪,幸福的泪。    【麻友】 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。城市越来越大,朋友越来越少。城市让生活越来越寂寞。也有不寂寞的,这就是开片店,哪怕再小的店铺,不图赚钱,却能在琐碎的经营中获得快乐!   共 1391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精囊炎的常见因素有那些
黑龙江哪家研究院治男科好
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好
标签

上一页:云词

下一页:雪水映春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