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匆匆还是匆匆续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郑州信息港

导读

三年后的冬天,简单的行囊,一身风霜,冰儿回到了这个她想忘却难忘的的城市。  三年的时间,变化可真大!仰望着林立的高楼和陌生熟悉的城市,冰儿感

三年后的冬天,简单的行囊,一身风霜,冰儿回到了这个她想忘却难忘的的城市。  三年的时间,变化可真大!仰望着林立的高楼和陌生熟悉的城市,冰儿感叹着:“城市变化的这么美,群和如诗一定很幸福吧!”  在陌生的小巷,冰儿用这几年的积蓄开了片小小的花店。她不想再介入群和如诗的生活,但对群的思念使她的心一直流浪着,累了。所以她静静的回来了,在这个有着他气息的城市她的心才能安定下来、。  这个北方的小城很冷,大街上的人们都穿的象个大粽子,带着厚重的帽子和口罩,就露两只眼睛在外面。即便是相邻的两个人迎面走也很难辨认清楚。  冰儿刚一开业,就来了个大粽子,奇怪的是他的眼睛还带着墨镜,也不说话。他订的是十一支玫瑰,然后定定的看她几眼,留下钱和便条就走了。冰儿拿起便条:“请帮我送往幸福小区一单元302,放门口即可。”  “真是奇怪的人!”冰儿嘀咕着,扎好花束让员工美美送去。因为对城市的不熟悉再加上有送花业务,她不得不找熟悉这个城市的美美来送花。  以后的每天这个大粽子都会来订花,而且都是十一朵,送往的也都是同一个地方,而且每次都要定定的看冰儿几眼。美美老在冰儿身边磨叨,问这男人是不是喜欢冰儿,那为什么还有给另一个女人送花呢等等!冰儿总是报以微笑,不说话。不管是不是都不重要了,她爱人的心,早在离去的那一年就停止了跳动。  好几天了大粽子始终没有再来。“也许去别家花店订购了吧,”冰儿寻思着,没有在意。  “姐,有人找你!”在外屋摆弄花草的美美招呼着。  “来了!”起身出屋。  “你?!”冰儿吃惊的张大嘴巴。来的人竟然是如诗。眼前的如诗俨然是个贵夫人,一身时下的装扮,而且腿也好好的。  “美美,你出去玩会,我和朋友有点事。”冰儿支走美美,转过头。  “如诗,你的腿?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?”一连串的疑问。  “啪!”如诗二话没说就打了冰儿一个耳光!“你个贱货!谁让你回来的,你不是想见到群吗?走!我带你去见他。”  “如诗,你.....?群怎么了?”冰儿捂着火辣辣的脸,委屈的泪水流了下来。她不知道为什么如诗见面就这样,更担心群的情况。  “想知道跟我走!”如诗的声音冷的可比这寒冬。  冰儿无奈的关上店门,上了如诗的车。  车子七拐八拐进了幸福小区的大门,”“这不是大粽子天天送花的地方吗?群也在这里么?干什么呢?”冰儿现在的脑子里已经让疑问塞满。  一单元302,如诗直接开门就进去了.  "看吧!现在你有机会好好看个够了!"如诗的语气一样的冰冷,同时用手指了里间的门.  冰儿推开,那个她日思夜念的人儿正静睡在床上.她轻轻的,轻轻走过去,她不想扰了他的梦.  "不用走的那么轻,他不会醒来!"身后的如诗冰冷的说.  冰儿惊谔的转过头,看到冰儿的表情,如诗狂笑一阵,继而流下泪来":想知道他怎么了吗?我告诉你!你!都是你!都是你一手造成今天的结果!"如诗用手指着冰儿竭嘶极力的叫着.  "他到底怎么了?"  "他!他永远不会醒过来了!哈哈......"  原来,当初冰儿离开之后,群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去而爱上如诗,但有冰儿的字条,所以他照顾如诗,对她也很好,还不惜花高价给她装上假肢,让她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,在物质上,他满足如诗的一切要求,却从未给过如诗那个叫做爱情的东西.  三年来,每年都要去W城找冰儿一次,每次又都失望而归.想着枕边人和自己同床异梦,如诗夜夜以泪洗面,心痛却很无奈,毕竟,除了爱情和婚姻群给了她所有.  近,她发现群总是早出晚归,以为群爱上谁了,就跟踪她,结果让她大吃一惊,原来冰儿不知何时回来了,群每天都把自己包的象个大粽子似的来这订花,接下去她更吃惊不已,这个幸福小区一单元302室就是群以前居住的花园小区,也是冰儿把自己交给群的地方.  群的公司开发了这里之后,群特地更名为幸福小区,是为了纪念他和冰儿曾经的幸福时光.而且每天都要去花店订十一支玫瑰送到这里,从未间断过.  在一个星期前,他驾车来冰儿花店订花时,由于雨雪天气,路面打滑,人和车一起从高假桥上掉了下去.群虽挽回一条命,可冰儿永远也看不到群看她时那深情的眼神了.  "你!都是你!"如诗又哭又笑:"十一支玫瑰花语是只爱你一个,只爱你一个!"  冰儿早已哭倒在群的身上,她用手轻摩着群的脸,这张夜夜在梦中的脸,那深情的眼神还在眼前,生疼的感觉还疼在心尖.可现在她再也看不到,也感觉不到了.....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群的脸上,现在的他全然不知.  "群!群!.....你醒醒......我是冰儿,你听到我在叫你吗?"  "你起来!"如诗一把拽起她。  “不......这不是真的!”冰儿挣扎着拉群的手。  “装修找谁不好,你又找到他的子公司来装修,他能不知道你回来吗?他本以为你有所属,不想打饶你,可你为什么不结婚?为什么不结婚?”如诗使劲的摇晃着她。  冰儿几乎要被她摇晕过去了。  "不想知道车为什么会滑下去吗?”如诗附着冰儿的耳朵:"是我!是我松了刹车!"如诗恨恨的说.  "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可是你老公啊!"冰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.  "老公?他从未给我名分,我得不到他的爱情也就罢了,可他知道你的单身后居然要离开我,给我所有的财产,谁稀罕他的钱啊!我苦苦哀求过他,甚至跪下来求他,他都不为所动。我得不到他我就毁掉他!”  “我毁了他!我毁了他.......”如诗坐在地板上麻木的喃语。  冰儿看着眼前这个接近崩溃的女人,她也心疼她,在这个悲剧里,他们都没有错,错就错在爱上了同一个人!  她打电话叫来出租,帮着接走群。如诗的明天会怎样她不知道。一切的一切她都不想知道!现在她有了群,她的生命就有了希望!  她相信她的群有一天一定会用同样深邃的眼神凝视她,不管这一天有多远! 共 24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男性患前列腺炎怎么治疗
昆明治疗癫痫
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
标签

友情链接